孩子总被欺负,你会怎么做?国外教师:绕开霸凌者和他父母

文|秘籍君

时隔一年多,我还是会记起出租车上的一幕。

那时我跟一个人拼车,司机和那人在聊天。提起自家孩子,司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“我家这孩子更可气,他从家里偷钱!偷了钱他自己花也就罢了,他全给了班上一个同学,我发现的时候问他,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!”“我这个气啊,按住他好好打了一顿。从来没见过这么没用的孩子!”当时听得我很难过。他家孩子明显是被胁迫被霸凌了,当爸爸的没意识到,反而把孩子打了一顿。不知道这孩子后来怎样了,那个欺负他的同学罢手了吗?

说起被霸凌,家长们都会心里一凛,谁也不愿意这种事发生在自家娃身上。

如果孩子遇到这种情况,家长的第一反应是告诉孩子打回去,如果孩子不敢,家长要么告诉老师,要么直接出面见霸凌者的家长,还不奏效,那可能就要走极端——跑到学校找到霸凌者,以大人的威严镇住他。

孩子被欺负后,以上是常见做法。但效果真的好吗?国外教师的观点有点跌破眼镜。他们认为,不管是吓唬霸凌者还是去找霸凌者的家长,都是无效的,也觉得没必要去找他们。

因为如果家长出面,会被霸凌者认为这是“弱者行为”:你这么无用,都开始找大人帮忙了?他对受害者的歧视会加重,从而霸凌行为也会变得更隐秘:被欺负的孩子通常会被威胁再告诉家长就如何,从而不敢告知家长。家长这边被蒙在鼓里,还以为自己一出面,事情就已经解决了。

找霸凌者父母同样无效,是因为,很多孩子之所以成为霸凌者,就是家庭环境造成的。这样的孩子,他们的父母知道了,好一点的会说孩子一通,更多的是跟孩子站在一起,跟找上门的家长吵闹,能解决什么事呢?

那么,不找霸凌者或对方家长,我们又该怎么办?

现在就剩下唯一的途径:告诉老师。

说起这个解决方法,很多家长直摇头。那是因为很多时候,老师知道了也只是把双方家长叫来,互相给个建议罢了。

其实在国外,遇到霸凌情况,老师的处理方法截然不同。

在德国,老师和社区服务人员都会进行关于霸凌行为处理的专门培训。

如果学校里有人被霸凌,老师通常做的第一件事是:告诉受害者,这不是你的错。同时告诉他,老师会采取行动,让情况变好,请他放心。

第二件事是:成立支持小组。

这个支持小组的成员,包括一半霸凌者的小团体,还有一半是班上颇有正义感或者比较勇敢的同学。老师会把这个小组召集起来开会,询问“怎样能让受害者像以前一样开心上学,而不是整天担惊受怕呢?”

等“支持小组”经过讨论给出建议,老师会让他们去执行自己提出的建议,并在一两周后找“支持小组”的成员一一谈话,确认受害者的情况,看霸凌现象是不是已经消失。

3到4周后再与受害者谈话,询问受害者的感受,以防留下心理阴影。

在德国,85%的校园霸凌时间都会通过这一流程得到解决。

为什么要绕开惩戒霸凌者,绕开霸凌者父母,而去寻求“第三方”帮助呢?

因为他们认为,校园霸凌不是个人行为,而是集体作恶。这其中,霸凌者的小团伙、围观起哄者、袖手旁观者都算是“帮凶”。受害者留下心理阴影,也通常是这些微环境造成的。教师做的,是改变这些微环境,从对霸凌的纵容变成对霸凌的否定、制止。只有这样,“霸凌”的土壤才会被铲除。

对此你怎么看?

高级育婴师,心理咨询师。懂养育懂心理,也关注宝妈自我成长和家庭经营,力当妈妈们的贴心人。欢迎关注【育儿秘籍】,你想了解的育儿护理、成长发育、家庭教育、心理健康,都可以在这里找到答案!
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快盈平台,快盈官网,快盈网址,快盈下载,快盈app,快盈开户,快盈投注,快盈购彩,快盈注册,快盈登录,快盈邀请码,快盈技巧,快盈手机版,快盈靠谱吗,快盈走势图,快盈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快盈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